首页 > 资讯 > 最新资讯
营收增长,净利下滑 纠结于“去小米化”的华米科技或重归A股
http://www.31light.com2021-01-18 15:16:05中国家电网

    2021年1月5日,A股创业板公司亿通科技发布公告称,公司大股东王振洪将其所持亿通科技的9077万股股份,转让予安徽顺源,此次转让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.99%。交易完成后,安徽顺源将成为亿通科技控股股东。

    安徽顺源成立于2020年9月27日,尚未开展实际经营活动,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安徽华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,而华米智能的实控人为黄汪,即华米科技创始人兼CEO。公告同时显示,双方确立的股份转让价格为每股10.57元,较当日亿通科技收盘价6.58元溢价60%,交易合计总价款9.60亿元。

    公告一经披露,引发市场较大震动。分析人士认为,华米此举或为借壳回归A股。2018年,华米科技登陆纽交所,当时发行价为11美元;但兜兜转转到2021年,其股价仍徘徊在11美元,甚至最低点跌至7美元左右。受收购消息面影响,华米股价近日上涨至13.6美元左右,但上攻仍然乏力;显然,在美股市场,华米科技并不为投资者看重。而反观回归A股或港股的中概股公司以及同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石头科技,都大受资本追捧。而通过收购、控制经营能力较差、估值低的“壳公司”,企业可以借壳注入资源,缩短审批流程,近年来借壳上市的行为在A股屡见不鲜。

    01华米的纠结

    自2018年上市以来,华米科技营收一直呈上涨态势,但收益状况却持续低走,现金流状况也一度吃紧。

    2019年,华米科技录得年营收58.12亿元,同比增长达59.4%;录得净利润6.30亿元,同比增长32.8%。但这种趋势在2020年戛然而止,2020年第一季度,华米科技录得营收10.89亿元,同比增长36.1%,但净利润仅为2250万元;二季度,录得营收11.37亿元,同比增长9.5%,净利润1330万元,这也是其上市以来增长最缓慢的一个季度;第三季度,公司录得营收22.35亿元,同比增长20%,净利润1.21亿元。尽管第四季度数据尚未公布,但市场分析人士预测,保守估算华米2020全年净利润或同比下滑27%左右。

    在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,华米科技CFO邓成表示,新冠疫情对华米造成较大冲击,对华米全球业务形成挑战。2020年第二季度,虽然中国线下零售市场开始恢复,但世界其他地区商店关闭对冲了国内利好,不少亚、欧、美零售商减少了库存和订货量;第三季度由于夏季来临,很多地方解封,推动华米出货量同比增长16.1%,单季出货1590万台。他提到,较2019年同期,华米毛利率下降了460个基点,这主要由于华米自有品牌出货量减少,且小米代工业务毛利压缩所致。2019年,华米的高利润源自于自有品牌出货大幅提升;而疫情期间受竞争激烈和小米新品上市影响,小米对旧型号手环、手表等智能设备进行了降价促销,出货量大增的同时利润率降幅较大,这一结果最终传导至华米身上,第三季度,华米对小米的代工毛利润空间下降了400个基点。

    另外,华米所处的智能可穿戴设备领域近年来竞争激烈,华米不得不大幅提升研发和销售费用以保持产品对消费者的吸引力。2020年第二季度,华米研发费用为1.172亿元,同比增长25%;销售费用同比增长76.6%至7130万元。第三季度,华米研发费用同比增长38.8%至1.729亿元;其销售费用则同比增长104.2%。

    当然,华米销售费用的增加主要用于拓展自有品牌的市场认知。不过,这也反映出华米的纠结,一方面,小米作为其“大客户”一直是华米利润的稳定来源,尽管供货小米的毛利空间较低,但华米不用支付推广、渠道等费用,留存利润反而更高一些;但另一方面,供货小米,华米的身份更像代工厂,这与黄汪对华米科技“独角兽”的定位并不相符,且其渠道即依存又受制于小米,消费者只知小米不知华米,这些与黄汪的“野望”都不相符。近年来,关于华米要“去小米化”的声音也甚嚣尘上!

    02华米的“独角兽”价值?

    2020年10月,华米科技宣布,同小米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再延长三年。根据这一条款,华米将保持小米可穿戴产品最优合作伙伴地位。同时,华米方面表示,华米与小米的可穿戴合同不存在独家和排他协议,二者互为同等条件下的最优合作伙伴。

    “最优”而非“排他”也是华米心有所忧之处。众所周知,小米对生态链内的企业,绝大部分不是控股的,包括华米在内的生态链公司其实都是独立运营的个体。他们不仅同小米生态链外的企业存在竞争,而且在生态链内,也存在竞争。此外,华米的特殊之处还在于,作为其主营业务的可穿戴设备领域,华米与小米自研产品存在直接竞争。若N年之后,双方合作终结,华米何以自托于市场?

    有分析人士指出,从股权结构看,华米等生态链公司是独立地;但从渠道端而言,众多生态链公司的大部分营收都依赖于小米,甚至小米是这些企业的唯一大客户。华米要实现与小米的深度绑定,要么双方进行并转,如股权交换,要么小米收购华米;否则,双方合作始终存在不稳定因素。这也是小米生态链企业集体面临的困惑。

    此外,尽管可穿戴设备市场依然保持正速增长,但与行业此前预期的“爆发式”成长还有一定距离,且其增长曲线日趋平缓。以智能手环鼻祖FITBIT为例,其2016年最高市值曾达60亿美元,但后续最低点回落至12亿美元,近期市值有所恢复到18亿美元左右,但具其巅峰时刻所差甚远。

    目前,苹果、华为、小米、三星是智能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头号玩家,2019年小米智能可穿戴设备出货量超过2000万部。而苹果则是该领域的最大赢家,帮助苹果拔得头筹的是其耳机产品,包括AirPods和Beats,其次是Apple Watch。这也反映了智能可穿戴设备细分市场的变化,2018年以前,智能手环、手表的出货占市场的大头,约在7成左右;但到2019、2020年,智能耳机出货已占到市场的5成以上,智能手环、手表出货额占比下跌至5成左右。鉴于这种变化,2019年华米宣布进入智能耳机市场,并在2020年CES期间推出了首款TWS耳机。

    在2018年上市前,分析人士给出的华米估值约在10亿美元,而10亿美元也是评判“独角兽”企业的门槛标准,此外“稀缺珍贵”、“发展迅速”、“投资者竞相追逐”、“获得私募投资”等也是独角兽企业的一些评判准则。而目前,华米美股市值还停留在8亿美元。

    不少投资者认为,目前A股市场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市场之一,华米若能借壳回归A股,至少比在美股市场受欢迎。不过,回归与否,华米的纠结都不会少。(来源:中国家电网)

文章关键字:
版权与免责声明
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节能灯具网欢迎 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,但请严格注明"来源:节能灯具网"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 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 db123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在线客服

微信扫描二维码立即加入
家居装饰交流群